肉包子

今天也是沉醉在太太们的作品之中呢

©肉包子
Powered by LOFTER
 

伊劫限定首尾挑战

* 昨天发的限定首尾挑战,我来填坑了

* 世界和平,男男允许结婚设定

* 沙滩薄荷糖,回忆里有点玻璃渣子

* 欢迎来到相爱相杀系列之真·结婚现场




正文↓



1.

“我想看你穿这个。”

“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啊!拿着那件裙子给我滚远点!”

“啊哈哈哈据说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你一定会爱上这种感觉的哈哈哈哈哈!”


林劫:拿出狼牙棒.jpg

伊文:怂但得嚣张.gif



2.

在宇宙银河太阳系地球C区H市的某一家礼服店内,拯救过世界n次的零和n次差点被零打死的罪犯快要打起架来,只有几位店员小姐姐躲在前台后面姨母笑。

咦嘻嘻嘻。



3.

想当年,林劫一身黑袍一把剑叱咤风云,伊文绝妙科技高智商为害众生。

他们相遇。他们相识。他们相知。

可惜他们在对立面,伊文只能靠惹麻烦来与他会面。

直到林劫在异空间里轰出了那一拳。



4.

天知道林劫有多后悔。


但林劫有什么办法呢?他和伊文的羁绊本就不被世界认可。

更何况,在世界和伊文面前,作为“零”,他没的选。


尽管他并不想做这世界的希望。

尽管他坚信这世界上的一切总有能破解的“道”。

尽管他理解伊文的经历。

尽管,他喜欢他。



5.

“啊哈哈哈,想什么呢?”伊文忽然流氓地凑到林劫耳边,“想我们明天的婚礼?”


“我可去你的吧,有什么好想的。”林劫自然答道,“不就是走个红毯读个誓词然后……”

“接个吻?”


伊文,卒。

“啊哈哈哈哈!”



6.

幸好,他没死。



7.

“话说你真的不考虑这件婚纱吗?你瞧瞧多适合你。”伊文举着婚纱啧啧称奇。“简直就是给你量身定制的。”

我才不会告诉你这是我处心积虑拿到了你的三围给你订做的。


林劫看了一眼婚纱。

切。

我林劫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吗?

虽然这婚纱十分非常特别好看,但我就算从龙家大楼跳下去,被你伊文的植物咬死,也不会穿这件婚纱!



8.

伊文:………



9.

后来?

当然是真香了。


原因是伊文对林劫说他在地球的那半边随机埋了丧尸炸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且遥控器和他身体连着一旦他失去意识就会爆炸的那种。


林劫:你大爷。


结果后来伊文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被送去医院。

呵,男人。



10.

对此林劫翻了个白眼。

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11.

其实当时伊文回归还经历了点波折。

伊文是被世界政府认定死亡的人,只能改头换面,做一个和“伊文”名字一样、相貌一样但记忆不同的普通人。

说是这么说,但很多人心里都是明白的。

这点障眼法还骗不过世界政府和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

所以林劫只能去请冷焰和一些SS级英雄,以及冬家帮忙。

忙活了好一段时间,等风波过去了,林劫终于有时间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睡大觉。


然而。


伊文:当我死的吗?

伊文:当我不是男人吗?

伊文:你睡觉像螃蟹一样趴我身上当我不会那啥吗?


于是伊文准备行动。

他起身,低头看看该从哪里下手。

他觉得自己看起来很平静,其实一脸猥琐。


呵。



12.

然而。


林劫醒了。


说清楚点儿,林劫从还很困倦的状态下睡眼朦胧地醒了。


再清楚点儿,林劫从刚刚睡着.就被吵醒.还很困倦.有点懵逼的状态下睡眼朦胧地醒了并发出了一声哼唧。


什么?还不够清楚?

两个字。


可爱。



13.

于是就发生了与在礼服店里极其相似的一幕。

可喜可贺。



14.

在医院思考过几百次人生和“林劫为什么这么可爱”之后,伊文决定以后可以乘林劫睡觉偷看他的睡颜。

但每次都被可爱到几近昏厥。



15.

不过林劫其实知道伊文这么干。

那为什么不戳破呢?

林劫表示,劳资要睡觉,爱谁管谁管。

莫挨老子。



16.

回到礼服店内,只见林劫脱了婚纱在刷手机,伊文伪装成在挑西装实则在看偷偷拍的照片,店员小姐姐伪装成在工作实则在用手机摄像头放大看伊文在看的照片。


突然林劫发话了:“喂伊文,你挑好了没?挑好了就走了。”

“大英雄这么急啊?那你先来看看你的礼服吧,啊哈哈哈!”

“干什么?阴阳怪q。。。我日伊文你手里拿的个啥快放回去!!!”


林劫一转头就看见伊文手里拿着他刚刚试过的婚纱正要结账。

哦豁。



17.

“伊文你要是敢让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婚礼上穿这个我跟你没完!!!”

“啊哈哈原来零也有害怕的时候啊,真是太可爱让人兴奋了!”

“别废话快放回去!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女装了!”

“哦?你提醒我了,难道你不管地球那一半的炸弹了吗?”


………


林劫:我恨我这张嘴。



18.

婚礼的日子到了。

宾客全部都到场了,新郎和主持人也在应付酒席,唯有新娘(?)迟迟没有现身。


于是林劫的一些好哥们就开始调侃起伊文来了。


肖战:“诶呦~啧啧啧~看看这家伙,还没结婚呢,就舍不得把老婆拿出来给大家看了~”

眼镜:“害,你别说,这林劫和伊文在一起还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搞得我们这些娘家人可担心了~”

十三:“噫~看你印堂发亮,昨晚是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说出来给大伙儿乐呵乐呵啊~”


伊文:“……啊哈哈哈哈别着急嘛,他马上就出来了啊哈哈哈哈。”



19.

这时,婚礼进行曲响起,所有嘉宾回座,伊文和主持人走上演讲台,主持人开始发言。


「感谢各位来宾抽空来到伊文先生和林劫先生的婚礼,我在这里代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阳光明媚,歌声飞扬,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一对情侣幸福的结合。在这里,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二位新人对各位来宾的光临表示热烈的欢迎!接下来我宣布新婚庆典仪式现在开始,让我们大家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新娘登场!」


啪——


灯光瞬间聚集在红毯的另一端,聚焦在一位美丽女生的身上。纯白色的婚纱镶着迷你柳叶马鞭草形花边,象征着正义、期待与爱情的回归;裙子的下摆层层叠叠,每一层都似有若无,让她看起来如梦似幻。女生手里捧着由玫瑰、合欢花、桔梗花、红色风信子、粉蔷薇、栀子花和三支蓝色妖姬所簇成的花团,轻薄的头纱使人只能依稀看清她的脸,一切都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静止了——


当然,要是她没有瞪着那双苦大仇深的死鱼眼就完美了。



20.

正当大伙儿都呆住了的时候,我们亲爱的妹妹林菀咂了咂嘴,发现事情貌似有点奇怪。

哦,是了。

老哥呢?

婚礼上他跑哪儿去了?这位“新娘”又是谁?

莫非伊文是个渣男?


想到这林菀看了一眼伊文注视着新娘的目光和略微挑衅的微笑,又看了一眼新娘那熟悉的和自己相像的脸。

嘴角不禁不受控制地勾起了一个弧度。


妈的,绝了。



20.

林劫捧着花球缓缓向台上走去,最终站在了主持人的左侧。


「想必大家都已经猜到了,在我左手边这位就是今天的另一位主角林劫先生。那么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伊文先生和林劫先生从相遇相识到喜结连理的精彩瞬间吧!」


此时,大屏幕上亮起了一张张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一点一滴,从林劫的少年时期和伊文的第一次见面,那时的他们一个青涩懵懂,一个意气风发;到他们的一次次决斗,林劫变得越来越成熟,伊文的表情也逐渐变得执拗、癫狂,一直到伊文归隐,和林劫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平淡且枯燥的生活。


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初见时望着对方就有的执着、炽热的眼神。



21.

「那么,伊文先生,林劫先生,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快乐或是忧愁,你都愿意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吗?」


两人相视一笑。


““Yes, I do.””


----------

完。




小剧场:

婚礼终于结束了,一对新人双双累瘫在了床上。


“啊哈哈哈哈哈!没想到零除了打怪也会有这么疲倦的时候啊!”

“……也就你这时候还能花力气笑我。”林劫起身,“困死了,洗洗睡了。”


说时迟那时快,伊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起来一把拽住林劫就往床上拉,林劫也是一个没站稳就向后倒去,正好被伊文压在身下。


“既然进行了婚礼,那怎么能没有洞房花烛夜呢?”


熄灯。




脑洞使人快乐,码字使人上头(?

于是预定的3天变成了1天

想看穿婚纱的劫哥(不你不想

伊劫专场我都不好意思打all劫tag靠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